业主园地
当前位置:首页 >> 社区建设 >> 建设亲情化社区的意义
建设亲情化社区的意义
发布时间:[2007/10/11 17:20:58]   点击次数:[4731]
       宅者,人之本,人因宅而立,宅因人而存,人宅相扶,通感天地。这本是《黄帝宅经》中的一句话,但它辨证地道出了居住形态发展史中人与住宅关系的一种概括。从居住形态的演绎过程上看,社区的概念是经过一个个阶段逐步演绎过来的,人们开始以群居的形式居住在一个大区域内,形成诸多大型居住区,从解决简单的居住问题到满足各种需求。在房地产业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导地位的时候,新的居住模式不断呈现引领着新一代人的居住方式,从市场的角度看,每一次新的居住形态的诞生,都必将掀起一阵新的人居变革。 

  一、亲情社区的建设是时代的要求 

  任何一种居住形态都经历一个磨练过程,这个过程除了需要接受市场的考验外,还要接受自身的洗礼。因为,真正为大众所选择的生活方式必定能带动现实的居住需求的变化,生活质量的提高必然引起居住环境的进步。 

  新中国成立以后最早的居住社区形态约出现在1970年代,居住的首要目的是解决居住温饱问题。直到1980年代中后期,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人对于自身生活环境的需求也逐渐提高。人们已经不再仅仅满足解决居住问题,进而要求改善生活质量,开始关注建筑的人性化需求,讲究立面的色彩和户型空间的舒适。选择什么样的立面、朝向、户型及格局已经成为衡量居住水准高尚与否的标尺。这个阶段的居住概念最初从深圳、汕头及沿海城市兴起,逐步延伸到了全国,人们的居住理念与品位提升了一个档次。 

  1990年代末,得益于80年代的改革春风,国外的居住理念以及居住形态引入了中国,居住形态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居住更加注重建筑外观的设计,各种欧式、新加坡式等住宅形态应运而生。绿色社区、生态社区、智能社区等等开始出现。但无论那一种小区都更注重业主的需求,如环境需求、运动需求、安全需求、购物需求等。而大部分的住宅小区兼顾了其中的多种需求。这种居住形态已经具备了自己的物业管理以及相应的配套设施。人居方式上升到了较高的层次,新的居住形态创造了人居新领域。 

  在住宅质量从单纯安置性的物质产品(生冷型)向改善发展性的服务经营产品(亲情化)过渡的过程中,活跃的和创造性的公众参与、人类基本需求满足、生态环境建设等都是需要满足的目标。此外,邻里间的关系、人把握相互之间道德关系的能力越来越受到重视。居住理念充斥着浓郁的仁者爱人、以人为本以及宅为人本等传统文化。 

  二、走亲情路线,睦邻里关系 

  邻里中心是新加坡的一个社区服务概念,是指在3,000~6,000户居民中设立一个功能比较齐全的商业、服务和娱乐中心。邻里中心根据新加坡社会文化情况进行长远考虑而构思和制定了精神内核: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扶持,同舟共济;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宗教宽容。基于这种既充满东方哲学与智慧又与西方人文精神相融合的规划指导思想,使邻里中心体现出鲜明的地域、民族特色。 

  邻里中心以居住人群为中心,其全部设施紧密围绕人们在家居附近寻注生活、文化交流的需要,构成了一套巨大的家庭住宅延伸体系:菜场、超市是厨房的延伸;浴室、洗衣房是卫生间的延伸;餐饮、小吃是餐厅的延伸;影院、茶座、歌舞厅里客厅的延伸;图书馆、阅览室是书房的延伸。 

  苏州工业园区邻里中心借鉴新加坡先进理念,以人为本,科学地设置了数十项必备基本功能,如社区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和青少年活动中心)、超市、银行、邮政、卫生所、新华书店、菜场等,提供全方位、多功能、综合性的服务。全面服务、高效精简的管理理念在这里得以充分体现。 

  借鉴邻里中心的做法,结合国情和文化传统、民俗习惯例,我们不难所悟,居住区建设精神理念要提升——住宅小区是民族、地域人文精神的载体和优化人群生存质量、维护居住人权的根本体现;规划原则、方针上要反思——体现以人为本、满足居住、沟通城市、共同构建人群活动的完整系统;建筑设计手法、尺度上要检讨——住宅小区的设施应当成为家居各种功能和延伸,使人们的户外活动增添更多的社区文化氛围。 

  只有真实的,才是具有生命力的,也是有号召力的。住宅区建设走亲情路线,倡导邻里关系,是提升社区活力和品牌的需要。城市社区居民在思想意识、心理情感上所具有的归属感和认同感,是城市社区发展的一个基本前提。以邻里关系为切入点、营造社区公共生活的氛围、拓展社区交往空间,也是适应现代经济发展的一种创新。 

  三、如何建设亲情化小区 

  目前号称亲情化小区的住宅比较多,但多数仍然是邻里关系淡薄,开发商、物业公司、业主之间形成对立,矛盾不断、冲突不断。同一小区同一幢楼甚至同一单元平时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在交往中却是“对面相逢不相识”,造成这种结果原因是什么,最根本的就是缺少亲情平台。亲情包括家庭亲情、社区亲情以及社会亲情。对于社会亲情它是一个更为广阔的概念,它属于社会范畴,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甚至世界。而对于社区而言,其包含的主要是家庭亲情和社区亲情,二者构成了我们所要讨论的亲情社区的因子。说亲情平台,不是单单指家庭亲情和社区亲情,其实际是一个系统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家庭亲情、社区亲情得以演绎。这个平台由硬件与软件组成,硬件即社区的配套、设施等,而软件则是管理和服务。 

  由于开发商、物业公司等单位其本质是独立核算的单位,均有其自己的利益。而其他单位或团体也有自己的算盘,都构成了影响亲情平台的效果。所以,虽然一个开发小区具备了亲情社区的各种要素,由于各种因素变数的影响,不一定可以建成真正意义上的亲情社区。因而要建成真正意义上的亲情小区,不仅需要具备上述的各种要素,而且必须寻求收入与支出、利益冲突的平衡点。 

  开发商作为住宅小区开发的主体,规划设计、配套设施等的制定与执行者,掌握着住宅小区的先天因素,这些因素的忽略容易造成亲情社区的先天不足。一般开发比较早的普通社区就是如此,公共设施不全,业主之间、老人与子女之间缺少进行交流的公共平台。当然也有一些已经具备了公共设施的住宅小区,但大部分是商业行为。 

  建立邻里之间的关系必须依靠共同的利益,对社区公共安全的重视将会是邻里关系的支点。规划设计不合理、生活空间比较压抑、小区的安全存在隐患等等客观因素已经造成了许多房地产纠纷。因此亲情社区的硬件建设必须由房地产开发商在政府的监督之下从规划开始进行建设。 

  物业公司作为小区物业管理的主体,同时为业主提供服务,其载体就是这个亲情平台。物业公司通过该平台开展活动,提供服务,如开展节日庆祝活动,增加业主之间的沟通与交流,塑造新型的节日文化、社区文化,使之成为亲情社区、增进亲情的诉求点。活动的开展需要一定的成本,作为物业公司它要考虑自己的经济效益,行之有度,因此物业公司也会从其经济效益出发,量力而行。 

  业主是消费者,是受服务的对象,与物业公司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着一定的对立,业主对物业公司服务的质量总是有更高的要求,甚至因此而发生冲突。业主总是希望以较少的付出享受到优质的服务,但良好的服务必须以一定的成本为基础,因而业主也需要在得与失之中寻得平衡。 

  政府是管理者和监督者,在社区的建设中需要加以引导,广泛发动、吸引群众参与社区建设。倡导亲情社区既是时代的要求,也是市场的期盼。政府应该鼓励开发商、规划设计单位推动亲情住宅社区的设计和开发,对优秀的亲情社区加以表彰和推广,满足住房市场中对此有需求的消费阶层的亲情渴望。